導讀:危機,往往也是一把雙刃劍。豬價的下跌、散戶的退市、小企業的退出是市場規律作用的必然結果,這將有利于提高行業集中度,促使行業內人士重視現存的問題。規模化、標準化養殖是我國生豬行業未來發展的必然趨勢。隨著人們消費水平、消費理念的提升,我國生豬養殖已經進入了一個可以細分發展的行業,行業轉型升級勢在必行,轉型的陣痛必然會顯現。

農民“抱團養豬”推動轉型升級

整合資源成立合作社,實現“抱團發展”。該縣通過政策引導,把安陽鎮登金移民點種豬場、澄江鄉合建村養豬繁殖場和蘭堂村山豬養殖場整合占地163畝的安大養豬場【詳細】

三個“切入點”加速養豬產業轉型升級

針對北京及全國養豬業存在的生產方式落后、技術不規范、病害多、生產效率低等共性突出問題,2007年1月至2013年5月,北京市農林科學院畜牧獸醫研究所實施了【詳細】

小調查:

1、未來散戶會退出市場嗎?



2.規模化養殖能否調控豬價波動?



3.生豬產業該不該轉型升級?



山東省成武縣畜牧局局長郝清祥:

培育扶持龍頭企業,在發展方式上,應重點抓量的擴張和質的提高,使畜牧業向規模化、集約化、現代化方向發展,提高產品檔次和競爭力。在發展途徑上,應擴大招商引資范圍,多渠道融資,充分利用社會資金建龍頭企業。郝清祥說,龍頭企業是發展的發動機,龍頭企業的健康發展,是保證行業健康持續發展的動力。因此,應按照“統籌規劃、正確引導、突出發展、集中扶持”的原則,全面扶持現有加工龍頭企業。同時,引進一批科技含量高、經濟實力強、輻射范圍廣的龍頭企業,積極推廣“公司+合作社+基地+農戶”的運作模式。

 

中投顧問農林牧漁業研究員鄭宇潔:

我國生豬養殖行業的健康發展需要加強行業預警機制建設。當前情況下,豬周期作用明顯,豬價暴漲暴跌不利于企業的穩定發展,對國民經濟以及人們日常生活質量的保障也造成了一定的影響。政府應該落實這一方面工作,收集、整理并及時發布準確信息,引導養殖戶做好存欄調整,避免供求的嚴重失衡,從而造成養殖戶的大面積虧損。

農業部農村經濟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陳艷麗:

我國豬肉年消費量相對穩定,如果規模化養殖程度較高,疫病管控得當,出欄量也會相對平穩,可以借鑒美國、日本等國家的先進經驗,加大供需對接力度,從而做到供需基本平衡,逐步走出暴漲暴跌怪圈。陳艷麗還表示,當前生豬產業正處于從小散戶向規模化養殖發展的轉型升級中。近幾年與散戶退出相反,大量外圍資本爭相涌入養豬行業,非養殖企業也開始紛紛加入。這些企業抗虧損的能力較強,因此近兩年的生豬價格周期已不如往年明顯。

 

甘肅省古浪縣畜牧獸醫局副局長高富璘:

對規模大、效益好、帶動能力強的龍頭企業,政府應給予重點扶持和培養。另外,根據不同區域特色興辦一批新的龍頭企業,引進畜禽產品加工項目,不斷延伸產業鏈,提升經濟效益。

上海上港队员号码